實構築季刊 05 – 亦舊亦新 Future of the Past
當季封面故事 05 - 2020/6

亦舊亦新

Future of the Past

著名的英國建築史家Reyner Banham(1922-1988)曾在1962年出版的《Guide to Modern Architecture》書中說道,在當時不但關於建築該如何被欣賞的文章很少,建築評論家被看不起,而且建築師與大眾之間亦壁壘分明,建築師的作品只有其他建築師能理解,大眾對於建築師圈內認為的好作品總是抱持敵意,一般媒體上總是批評這些作品空洞乏味。對照Banham近五十年前的觀察,至今日仍差異不大,建築師專業與一般大眾距離仍然遙遠。Guide to Modern Architecture問世前兩年,Banham出版了《Theory and Design in the First Machine Age》,這本書源自於他1958年在Nikolaus Pevsner指導下完成的博士論文,但此博士論文卻脫離Pevsner的現代建築史觀,將義大利未來主義和蘇聯構成主義等都納為二次戰前現代建築的一部分,而形成我們今日現代建築史的常規論述。四年後,1966年,Banham在Jürgen Joedicke鼓勵下出版《The New Brutalism: Ethic or Aesthetic?》一書,此書為其1955年為《The Architectural Review》所寫的〈The New Brutalism〉一文的延續,就此成為粗獷主義建築的經典著作,他也藉此書對於1960年之後的國際粗獷主義熱潮提出批判。

適逢忠泰美術館和德國法蘭克福建築博物館合辦《SOS 拯救混凝土之獸!粗獷主義建築展》,本期實構築季刊特別企劃「亦舊亦新」,除了刊登1960和1970年代台灣重要粗獷主義建築的設計原圖外,也刊登四件具有粗獷主義況味的當代建築作品:田中央的沙丘、大元的臺大次震宇宙館、廖偉立的礁溪教會和璞園的初心園。

《SOS 拯救混凝土之獸!粗獷主義建築展》呈現了二次戰後全球性建築文化的形成過程,它與冷戰、電視機、搖滾樂和學生運動同步。這個展覽讓我們有機會對於全球性文化現象,重新進行理解,並反思它們正面臨的歷史保存問題。粗獷主義建築不但是過去式,也是未來式!

前往訂閱